RSS订阅 | 高级搜索 | 收藏本站
默认搜索       热门:   京剧   豫剧   越剧   黄梅戏   二人转
当前位置:中国361彩登录>评剧> 正文

近日,在天津海河剧院观看了几场白派剧团青年队“百日集训”的汇报演出,让我感慨万千。从这次“百日集训”的“创意”、“投入”和“产出”,都体现了评剧白派剧团的“大手笔”。白派剧团多年的辛勤耕耘、师生们百日里的汗水浇灌,终于收获了累累的硕果。可以说,此“百日集训”,堪比当年天津青年京剧团的“百日集训”,其影响将是深远的。

    由于对“白派”唱腔的偏爱,我对头几天演出的“白派”剧目特别关注了一下。原“白派班”中选择学习“白派”的几位青年演员,她们在校期间就有幸得到了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、国家级评剧“白派”非遗传承人王冠丽的悉心指导,毕业后她们又都分配在了白派剧团,在学习和演艺的道路上,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的“幸运儿”。本次的“百日集训”,王冠丽团长更是重视有加,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,多次一对一给她们开小灶、精加工,使她们又有了长足的进步。汇报演出中,她们表现的都非常出色,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。以她们当中的刘滢为例,其表现就非常耀眼。在前面几天的演出里,刘滢表演了“白派”经典《珍珠衫》、《庚娘》和《桃花庵》,这三出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,也让我对这位青年“白派”演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

    天津评剧白派剧团是我最为关注的演出团队。一是我喜欢评剧。二是我欣赏这个团队所尊崇的艺术宗旨和工作理念。他们在多年的艺术实践中,始终坚持“先继承,后发展”的建团宗旨,为戏迷观众不断地奉献出一幕幕、一出出原汁原味,质高量强的评剧经典。他们始终遵循“戏比天大”的职业操守、高举“一棵菜”的团结大旗,教育演员不计得失、不计报酬、不计名次、敢当配角、团结一心、相互补台,把最完美的艺术奉献给观众。他们不为戏曲舞台不良现象所惑,尊重艺术、尊重剧情、尊重人物,不为获取廉价掌声而“飙高腔”、“拉警报”。他们坚持不为单纯获奖而搞脱离戏曲宗则的“大制作”,而是把一出出观众喜闻乐见的经典剧目展现在舞台上。他们坚持“多姿多彩”的艺术呈现,不搞“一花独放”。在继承好“白派”艺术的基础上,更扶持了“刘派”、“新派”、“爱派”,让这些流派和流派演员在舞台上绽放异彩。

    我从小居住在“南市”,那是天津最有名的“戏窝子”。父母和两边的亲戚也大都是“戏迷”。在这样的氛围里,日熏夜陶、耳濡目染,我也就自然而然成了一个忠实的“戏迷”。时至今日,甚至成了“超级戏迷”,因为我对京、评、梆全都喜欢。京剧喜欢马连良、余叔岩、杨宝森;河北梆子喜欢银达子、韩俊卿、金宝环;评剧喜欢小白玉霜、马泰、新凤霞。在评剧里面,我尤其对“白派”唱腔情有独钟。

    说起“白派”唱腔,先得说一说“白派”创始人,“评剧皇后”白玉霜。白玉霜原名李桂珍,又名李慧敏,河北滦县人,莲花落艺人李景春之女,自幼随父唱戏走江湖,11岁学京韵大鼓,14岁改学评剧,后拜师孙凤鸣。曾组建玉顺评剧团和华北戏社,担任主演,活跃于京津一代。1934年,因在北京得罪了市长袁良,被驱逐出境,无奈去往上海。在上海的这一时期,应该是白玉霜在演艺道路上的鼎盛时期,她的艺术才华得到了空前的发挥。在这里她有幸得到了著名剧作家欧阳予倩、洪深、田汉等人的教诲和扶持,连续排演了《花为媒》《空谷兰》《桃花庵》《珍珠衫》等名剧。1936年出演首部评剧电影《海棠红》轰动一时,影响深远。电影《海棠红》的上映,不但使白玉霜声名大振,也极大地拓展了评剧在全国的影响。

    从声腔上来说,白玉霜的嗓音比较低,但她的鼻腔、额腔共鸣好,中低音宽厚圆润,音色纯正。为了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,她大胆改革,创造了“低弦低唱”的演唱方法。她在演出中不以高音高调去迎合观众,而更多的是以声带情,用表演来打动观众。为了更细腻的表现人物思想感情,她把过去评剧较为口语化的唱腔,发展为具有歌唱性、抒情性的曲调,加强了旋律美感,从而逐步形成了她宽厚洪亮、低回婉转、韵味醇厚、真挚传神的“白派”唱腔艺术。

    回过头来,再说说“白派”第二代传人小白玉霜。小白玉霜原名李再雯,小名福子,祖籍山东,5岁随父亲从天津逃荒到北京,父母贫困无力抚养,就把她卖给了白玉霜做了养女。评剧彩旦李文质是她的启蒙老师。李文质讲究演唱技巧,板、字、气、腔都很有功夫,加之小白玉霜聪明好学,刻苦用心,打下了坚实的演唱基础。后来,她随同白玉霜演出,在艺术上进一步受到熏陶,逐步掌握了白玉霜的唱腔和表演技巧,继承了其母的演唱风格。她14岁登台演戏,16岁那年,白玉霜在上海不辞而别,戏班为了维持生计,让她接替母亲担任主演,挂出了“小白玉霜”的牌子,从而成名。后来白玉霜在北京病故,小白玉霜正式挑起了母亲的班子。在京津一带演出,在当时享有盛名。 小白玉霜的代表剧目古装戏有:《朱痕记》、《闹严府》、《杜十娘》、《秦香莲》、《桃花庵》、《玉堂春》、《临江驿》、《打狗劝夫》、《劝爱宝》、《珍珠衫》、《红娘》、《小借年》《闹严府》等。现代戏有:《兄妹开荒》、《农民泪》、《九尾狐》、《千年冰河开了冻》、《小女婿》、《罗汉钱》《苦菜花》《李双双》《金沙江畔》等。一九五六年,评剧《秦香莲》拍成电影,小白玉霜获得金质奖章,从而蜚声海内外。

    小白玉霜嗓音纯正,音域宽广,行腔低回婉转、圆润清亮、柔润平稳、深沉流畅。她的演唱讲究节奏变化和快慢、轻重的对比。经过不断的艺术锤炼,逐渐形成了她清亮怡人、韵味醇厚、朴素自然的演唱风格。小白玉霜扮相大方,善用形体和眼睛传神,表演风格朴实素雅、细腻含蓄,不艳不媚、不浮不燥。无论是演唱技巧的运用,还是唱腔的安排设计,都从刻画人物出发,真切细腻地表达人物情感。

    小白玉霜作为40、50、60年代的“白派”领头羊,虽唱腔被广为流传,却没有亲传弟子。当年小白玉霜去世后,中国评剧院以受过小白玉霜指教的刘萍接续其衣钵,作为白派弟子进行培养,从而使刘萍崭露头角,成为“白派”第三代传人。刘萍生于1942年,1959年考入中国评剧院学员班。擅演剧目有:《秦香莲》、《杜十娘》、《朱痕记》、《闹严府》、《评剧皇后》等。

    评剧表演艺术家王冠丽是评剧“白派”的第四代传人、国家级评剧非遗传承人、天津评剧白派剧团团长。王冠丽1972年考入天津戏曲学校评剧班,1977年毕业后分配在天津评剧院,曾先后受教于筱玉芳、李福安、莲小君、小花玉兰等诸多评剧名家。王冠丽从艺后,先学“刘派”,后学“爱派”,1987年正式改学“白派”。1992年1月,拜评剧表演艺术家刘萍为师,成为评剧“白派”的再传弟子。 1996年11月,为进一步提高声韵艺术,再拜京韵大鼓一代宗师骆玉笙先生为师。2001年调入中国评剧院,领衔“白派团”。2010年4月,调任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任团长、主演至今。她曾参与“中国京剧音配像精粹”录制工程,为小白玉霜主演的18部“白派”代表剧目配像。她擅演的剧目有:《秦香莲》、《杜十娘》、《珍珠衫》、《韩玉娘》、《桃花庵》、《孔雀东南飞》、《马昭仪》、《海棠红》、《追梦》、《庚娘》、《金沙江畔》等。在“中国京剧像音像集萃”这一国家重点文化工程中,为其主演的评剧“白派”剧目《杜十娘》、《海棠红》、《珍珠衫》、《临江驿》、《朱痕记》、《玉堂春》、《庚娘》、《闹严府》、《韩玉娘》、《搬窑》、《桃花庵》等录制了评剧像音像艺术片。2018年初,拍摄完成了评剧艺术电影《韩玉娘》。近日,由她主演的评剧艺术电影《海棠红》正在天津电影制片厂紧张摄制。

    我十分欣赏王冠丽在舞台上的表现力。舞台上的王冠丽在塑造人物上可谓一绝,这在她诸多的音配像、像音像和平时演出中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她完整地承接了“白派”艺术的衣钵,其扮相、身段、唱念、一招一式,无不透着“白派”艺术的超然魅力。舞台上,她善于运用纯熟的艺术动作和灵活的眼神来表现人物的处境和情感,用出色的表演把观众带入剧情、化入意境。王冠丽的唱,集“老白”和“小白”之优长,并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,将二者融会贯通,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她的唱腔,既有“老白”善走鼻音、额音的宽洪醇厚,又有“小白”善用本嗓,归韵于鼻腔、额腔的圆润清亮。演唱风格完全遵循“白派”之宪宗,朴素淡雅、细腻含蓄,低回婉转、以声带情、韵味醇厚、声情并茂。

    目前,王冠丽在繁忙的演出任务和行政管理工作之余,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传的传承人,她把重点放在了评剧“白派”艺术的传承上。前面提到的,在本次“百日集训”汇报演出中表现出色的青年演员刘滢就是她的学生。在她的悉心培养下,以刘滢为代表的学习“白派”的青年演员快速成长,让我们看到了戏曲舞台上,“白派”——这支评剧艺术奇葩,它的未来和希望。

    刘滢今年20岁,2010年考入天津职业艺术361彩登录舞蹈系,2012年转入天津评剧白派剧团和天津职业艺术361彩登录联合办学的评剧“白派班”学习评剧,2016年毕业留团。在校期间和留团以后,刘莹都一直跟随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、国家级评剧“白派”传承人、评剧白派剧团团长王冠丽学习“白派”艺术。刘滢的天赋极好,她身材修长、相貌俊美,嗓音圆润,天生一副“大青衣”的好坯子。但是,再好的璞玉,如若没有伯乐识才、没有精工细琢、没有机遇巧缘、没有自我发奋,也终会被历史和世俗所淹没。刘莹是个有福之人,她得到了天降的好机缘,而且遇到了王冠丽团长这样的好伯乐、好老师。令人欣慰又欣喜的是,刘莹从没有以自身的优长为资本而骄傲自满、恃才傲物。她是个很踏实、很自敛,善于学习、尊重师长、团结同学的好青年。在艺术上,王冠丽团长没少在她的身上下功夫,虽然身兼数职,工作繁忙,但总是抽出时间耐心地给予她具体的指导,太忙了就在微信上给她做讲解。对刘滢身上一点一滴的进步,王冠丽团长都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。刘滢也是不负众望,平日里她细心琢磨,加班苦练。演出中,她聚精会神、一丝不苟,充分发挥自己在表演上的优长,按照老师的要求,用身段、眼神和唱念,去细腻地阐释剧情、精致地表现人物,把观众带入曼妙的艺术王国。当然,刘滢还很年轻,艺术道路还很长,需要学习的东西也还很多,我们希望她能有不停的进步和不断的超越,为“白派”艺术的发展和传承做出自己的努力。在这一点上,刘滢有着非常冷静的总结和思考。她说:我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,我知道我在演唱和表演中还有许多的毛病。我会根据老师的教导去慢慢感悟和纠正,争取不断地有所进步。对冠丽团长的倾囊相授,对老师、同学、同事们的帮助和教诲,她都心怀感恩、感激之情。她决心用更加刻苦地学习和实践,用舞台上出色的表现来回报老师和亲人对自己的教导和厚望。

    在此,我衷心祝愿祖国的民族戏曲舞台日新月异!祝愿评剧艺术更加灿烂辉煌!祝愿“霜韵妙曲”步步登高、代代相传!

加微信号:xijucn-com (或扫描二维码)为好友,好礼送不停!免费送戏票,纪念品,戏曲MP3播放器,戏曲动漫卡通玩偶,戏曲T恤,戏曲鼠标垫,手机壳等!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。


天津评剧院8日演出评剧《凤还巢》
天津评剧院8日演出
“非常7加1”邀您欣赏评剧经典
“非常7加1”邀您欣
黑龙江省评剧艺术中心大型古装评剧《乾坤带》正式建组
黑龙江省评剧艺术中
天津评剧院2019年11月8日演出评剧《茶瓶计》
天津评剧院2019年11
2019全国评剧老艺术家公益演唱会在新清华学堂上演
2019全国评剧老艺术

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↓ 打印本页 评剧视频 讨论本文 返回列表  
*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[所有评论]
评论内容:(不能超过250字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
最新评论: